網絡圖片的版權保護

發稿時間:2019-05-15 09:14      編輯:天津先鋒網

  圖片的網絡化、數字化使網絡圖片的版權問題應運而生,而網絡技術的迅猛發展又對網絡圖片的版權保護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和挑戰。版權確權、交易、救濟是網絡圖片版權保護問題的三個主要方麵。

  版權確權保護

  網絡圖片根據創作來源劃分,包括原創圖和加工圖;根據視覺效果劃分,包括動態圖和靜態圖;根據圖片內容劃分,包括動漫圖和影視圖;等等。根據《著作權法》有關規定,作品須具備獨創性、可複製性與合法性才能擁有獨立的著作權。一般而言,網絡圖片隻要不包含違法內容,經複製傳播能夠為他人理解和感知,就具備可複製性與合法性。因此,網絡圖片的可版權性關鍵在於,其內容是否達到法律所要求的獨創性程度。

  我國1992年加入的《伯爾尼公約》列舉了有關圖片版權的保護對象,包括藝術圖、攝影圖、設計圖、示意圖和地圖等。傳統圖片的數字化表現形式,必然受到該公約和我國《著作權法》的保護。除此之外,以內容為標準可以將當前網絡流行的圖片劃分為三類:一是網絡動漫原創型圖片。該類圖片完全屬於作者獨立創作,並達到較高創造性水平,同時能夠複製並合法傳播,因而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具有完整的版權。二是網絡視頻截圖型圖片。例如劇照,是將影視劇、網絡視頻中的畫麵有選擇性地截取,按照一定的方法進行編排、組合或串聯,若其選擇或編排過程本身能夠達到相當的獨創性程度,則構成新的匯編作品。但匯編作品須經原權利人授權並支付一定費用。三是網絡素材加工型圖片。這類圖片經原權利人同意,對原有圖片進行動漫化處理或加入文字和符號,使得加工圖片形成新的獨特表達,並與基礎圖片構成明顯差異,則構成著作權法上的演繹作品,演繹作品版權隻及於演繹加工過後的圖片,要原著作權人支付費用,並不能阻止其他人對該演繹作品繼續加工。

  由於網絡圖片製作、匯編和加工技術的發展和普及,普通民眾對網絡圖片的創作更為容易。但當前網絡圖片版權確權方法,卻隻有通過附加版權聲明或數字水印等方式實現。然而,指望依賴使用者的自覺或通過輕易可被抹去的水印標識,根本不足以實現版權確權保護。再加上P2P(Peer to Peer)、雲存儲(Cloud storage)等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與運用,版權人根本無法掌控其作品的複製和傳播進程。為了克服對傳統確權方法對版權保護的不足,歐美國家已經開始探索運用區塊鏈技術對數字版權確權保護。例如德國利用區塊鏈技術使版權確認保護IP化,利用區塊鏈為作者創建所有權登記,並跟蹤作品的傳播和使用。雖然依賴技術支撐可以實現全方位的版權確權保護,但由於版權交易保護缺位和侵權救濟困難等原因,僅僅進行版權確權可能對權利人而言,實際意義並不大。所以,構建配套完整的版權保護機製才是根本出路。

  版權交易保護

  網絡圖片版權價值的基礎在於其交易價值,因此交易保護是版權保護的核心環節。加強版權交易保護首先需要設立統一的版權交易集體管理組織。對此,可以效仿已有的音樂著作權協會、電影著作權協會等,建立圖片版權交易管理組織,主要開展代表作者統一談判締約、授權許可、收取費用、分配利潤、管理作品以及參與國際合作等方麵的事務。然而,這種基於傳統版權體係設立的集體管理組織未必能與數字化網絡版權相適應。首先,傳統著作權協會實行會員製,無法及於非會員權利人作品保護。因此,應當完善版權集體管理延伸製度,從以會員為中心延伸至以作品版權為中心的保護模式。其次,傳統交易管理方式無法適應網絡圖片版權交易的需要,應當建立完善的數字版權交易平台(DEC)。例如,英國建立的DEC版權集約化運營平台,具備完整數字化版權交易功能,其中包括版權登記、版權評估、信息檢索、電子合同、在線支付等一站式功能。再次,應當探索建立更加多元化的版權交易方式,包括版權融資、版權質押等製度。

  此外,近年來網絡上湧現出大量“孤兒作品”(Orphan work)——許多具有價值的網絡圖片廣為傳播,但很難確定甚至無法確定其權利主體。這導致許多商業使用者雖然意識到了版權保護問題,但由於無法確定權利主體而陷入尷尬局麵:無法獲得授權和無法付費則必然陷入違法侵權的商業風險之中,這顯然與促進版權交易和利用的立法初衷相違背。對此,歐盟將“孤兒作品”版權納入集體管理機製的做法可資借鑒,即采取集體組織事先授權,在權利人可以確定後再行付費的保護模式。具體而言,法律推定集體組織具有“孤兒作品”授權使用的代表權,因此使用者必須事先向集體管理部門申請備案並確定費用計算方法,而一旦權利人出現則按照已經確定的方案支付費用。這一方法較好兼顧了各方主體的利益,有助於平衡版權的使用、傳播和保護。

  侵權救濟保護

  版權侵權主要發生在網絡圖片的商業化過程中,包括直接侵權和間接侵權。直接侵權表現為自媒體或運營商未經權利人同意,擅自傳播網絡圖片,並用作商業用途。侵權人將表情包圖片進行出售或有償付費使用,將網絡圖片用作商業宣傳、開發遊戲角色或其他衍生產品等,應當承擔停止侵權、消除影響並賠償損失的責任。間接侵權主要是網絡圖片的上傳、存儲和發布服務提供者的侵權,例如微博、微信、優酷、百度等對網絡圖片進行主動推送或被動查詢,雖然並未直接侵犯版權,但其提供目錄索引、存儲鏈接的內容涉嫌侵權。間接侵權受到“避風港原則”的保護,即“通知+移除”(notice-take down procedure)規則:網絡服務提供者(ISP)隻有在發現或接到通知後仍不刪除侵權內容,才承擔間接侵權責任。作為“避風港原則”的例外,“紅旗原則”認為雖然有些網絡圖片並非運營商提供,但隻要這些網絡圖片像紅旗一樣顯而易見地屬於盜版侵權,運營商就必須主動刪除,否則不能以尚未接到通知而拒絕承擔責任。“避風港原則”和“紅旗原則”最早規定在美國1998年《數字版權法案》中,後為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所借鑒吸收。

  《著作權法》第49條規定了版權侵權救濟,以實際損失、違法所得和人民法院決定50萬元以下賠償為標準。但在數字化版權侵權中,實際損失確實難以認定,而立法對於“違法所得”也缺乏具體的認定標準,50萬元以下的懲罰性賠償對網絡版權侵權實在微乎其微。對於一些圖片使用者而言,相比其投入和收益,承擔侵權賠償更為劃算,他們可能會選擇繼續提供侵權作品。因此,在網絡版權侵權中運用傳統版權爭議處理方式,往往會陷入停止侵權所需成本以及帶來的損失,比承擔侵權賠償責任更高的悖論。因此,立法應當提高網絡作品侵權成本,對侵權賠償標準等進行更符合實際的設定。

  來源:學習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