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初期的“星期日工程师”争论

发稿时间:2019-05-13 11:22      编辑:天津先锋网

    “星工联”纺织专业组的工程师们在为某乡镇棉纺厂提供技术咨询。

  韩琨当时是上海橡胶制品研究所助理工程师。1979年11月,他应聘任奉贤县钱桥公社队办企业的技术顾问,为奉贤钱桥橡胶厂攻克技术难关,并利用两年多休息时间奔波于市郊,加班加点,研制成功原本急需进口的橡胶防尘密封圈,被称为“星期日工程师”。一年让橡胶厂扭亏为盈,获利13万元,为国家节汇6万元,让这家濒临倒闭的乡镇企业起死回生,还为我国工业填补了一项空白。

  奖金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因其贡献,钱桥乡党委和乡工业参照当时劳动部门对科研人员利用业余时间搞第二职业实施津贴的有关规定和当时国家科委对科研成果奖励条例,决定给予奖励,计:奖金1200元;18个月车票、外勤补贴728元;考虑到其妻没工作且长期卧病在家,家庭生活困难,每月另外补贴88元,补21个月,得1848元,3项合计3376元。对妻子补贴部分他坚持不收,婉拒不成就把钱存在了银行里并表态:“如果不合规章,如数退回。”

  1981年11月,即他受聘钱桥橡胶厂两年后,一场波及全国的打击经济领域违法犯罪活动全面展开。他以贪污受贿罪被检察院立案审查,命运倒转:晋升工程师的资格被取消,“功臣”一夜之间成了罪人,他的主要“问题”是收受钱桥党委经集体讨论、发给的1200元奖金。正是这笔与他的贡献相比微不足道的奖金引发“大祸”,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他不但被所属单位处罚下放车间劳动,还被按国务院当时刚下发的“打击经济领域新的犯罪活动”的文件精神,报送检察机关按“受贿罪”法办。

  引发全国性大讨论

  钱桥乡为韩琨鸣冤求助近两年,材料送至市里很多中层部门但总不见有一丝挽回的希望。韩琨是功臣还是罪人?3000多元奖金补贴该不该拿?一时在司法界、知识界众说纷纭。在改革开放初期,人们在观念认识上还不统一,在法制建设上还不完善,两种观点意见的碰撞针锋相对。长宁区法院副院长李成仁、钱桥乡党委书记刘正贤坚持韩琨无罪。刘认定韩琨没错,因而在其处境最困难时仍一如既往关心他家的生活,在取证阶段为韩琨无罪据理力争。李在审阅韩琨案卷过程中深感证据不足,把案卷退回检察机关要求重新复核,并会同审判员两次下钱桥调查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终于得出结论: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有韩琨这样满腔热情投身于改革开放热潮中的知识分子无私奉献,应该有功,何论有罪?衡量罪与非罪的标准主要看其行为和效果对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是有害还是有利。

  在两种观点两种意见激烈碰撞中,时任奉贤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分管工业副主任孙明德写内参送《解放日报》,市领导陈国栋、汪道涵、杨士法都作了韩琨问题要予以纠正的批示,《解放日报》资深记者贺宛男写了内参披露此事,引起市委主要领导关注,明确批示不要轻易定罪,另一领导发文指出:“科研人员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科研活动是有利四化建设的好事,各级领导同志都要热情支持。”

  1982年12月23日,《光明日报》记者谢军头版头条发表《接受报酬无罪,救活工厂有功》的报道,同时开辟专栏开展了一场为期4个月的“韩琨事件”全国性大讨论。这场讨论在以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过程中,特别是为知识分子创造一个奉献聪明才智的宽松环境越来越被人们所认知。与此同时,长宁区法院李成仁副院长和审判员杜经奉联名上书中央提出自己的观点。

  “星期日工程师”成为合法

  此事最后惊动中央高层,中央书记处开会专门讨论此案,1983年1月21日,中央政法委书记陈丕显主持召开会议专门讨论了“韩琨事件”,并作出决定:韩琨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类似韩琨的人一律释放;公检法机关今后不再受理韩琨这类案子;关于业余应聘接受报酬等政策上的问题,由中央另行研究。中央政法委一锤定音:韩琨无罪。随即出台了《中共中央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要积极发展技术成果转化、技术承包、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多种形式的技术贸易活动”;《国家科委关于科技人员业余兼职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允许科技干部兼职。中央向全国发出了两项重要决定:一是像韩琨一样的工程技术人员,已经收监的全部无罪释放;二是正在审查的全部停止审查。表态后,时任国家劳动部长赵守一就知识分子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第二职业等问题发表谈话,明确表示了可以领取适当报酬的态度。

  从此,“星期日工程师”成为合法,大批知识分子有了报效社会更为广阔的用武之地。韩琨事件及其后类似事件的正确处理,掀掉了笼罩在中国知识分子头顶的大网,技术转让、科技咨询,知识生产力进一步释放出来,反过来又促进了思想解放。

  (摘编自《党史文汇》2018第9期 张勋祥/文)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